博时基金蔡滨:为相信坚守

  蔡滨曾说,投资就是为相信买单。蔡滨相信产业发展趋势的力量,相信企业家精神,相信市场是长期有效的,相信时间的价值。

  凭这“四个相信”,蔡滨构建起他自己独有的研究投资架构,并在他主理的公募基金产品里渐成风格。当其时,蔡滨说:承蒙信任,如履薄冰。“如果你在这个市场呆的时间足够长,你将要承担的远比你已经经历的多的多、重的多。市场最狂热的时候你会在,要怎么冷静?市场最悲观的时候你也会在,要怎么坚定?市场徘徊犹疑的时候,要怎么从混沌中寻找结构性机会?没有运气的时候,你要靠什么去替投资者赚钱呢?”

  1、过去一年里,你的投资逻辑和研究架构有没有新的变化和调整?

  蔡滨:核心投资逻辑没有变,策略框架在坚守中臻善。

  我觉得核心投资核心逻辑没有变化。我们仍然坚持价值投资,坚持基于行业和公司的深度基本面研究,赚取企业成长的钱,以及一些周期性行业的行业轮动的钱。

  当然,在投资框架上是一定要持续完善的。一个方面是要拓展我们的能力边界。比如去年上市的科创板。我们会学习、观察这些处于成长早期阶段的企业,寻找和把握企业成长早期阶段的投资机会,这是一个方面。另一个方面是对成长和周期的评估周期在拉长。

  我曾提到过关于成长和周期的投资框架和思路,在成长投资的框架里,之前讲的一般都是3-5年,看一个公司最少看3-5年可能看得比较清楚,可预见性比较强一点,但是有些行业的价值评估周期可能需要更长。比如现在的新能源车行业,它属于渗透率比较早期的阶段,你需要看到5年以后、10年以后这个行业是什么样子的,市场会给它5年、10年的价值评估;再比如医药行业,消费行业,比较稳健稳定的行业,也可能是从更长一点的时间维度去评估它的成长性会更合理。在周期股的投资框架里,我之前主要把握一些周期底部、股价底部转向回升的机会,但现在来看,有些周期性行业在底部的时候,部分优质企业表现出来很强的抗风险能力,能够在行业大面积亏损的时候,他不亏损,反而有非常多的行业超额收益。对这样的公司,虽然不知道周期持续多长时间,但是他现在的估值和风险收益比已经比较合适了,已经非常具有吸引力了,我们就会去买,不像以前一定要等到周期底部见底了、有明确的回升迹象才去买。

  2、在当前的市场环境下,你在基金运作管理上的变与不变?

  蔡滨:克服贪婪和恐惧,积极把握结构性投资机会;老基金保持中性仓位,新基金谨慎建仓构建安全垫

  因为整个投资逻辑没有变,只是策略框架有一些调整。所以变化主要体现在具体产品的运作管理上——管理规模大了一些,管理产品的类型多了一些,以及因为产品和客户结构的不同,给投资管理带来一些多元化的需求。

  我从2014年底起陆续开始管理几只开放式基金,2018年加了封闭式基金。今年以来,市场有很多结构性机会,我管理的几只产品都保持着中性仓位,投资运作都符合我们既有的投资逻辑和投资框架,赚企业长期成长性和有些行周期性行业轮动的钱。

  相比产业新动力、外延增长等老产品,博时荣享回报要特殊一点。它是一只封闭式产品,8月24日就要开放了。这只产品基金在管理上和其他几只开放式基金最大的差异,也是优势,就是封闭式管理,不受申赎流动性冲击,投资头寸管理更加灵活主动,仓位也就更稳定,也更容易做出收益。荣享回报另一个特点是可以投港股,虽然占比不高,今年也有不小的收益贡献。客观来讲,客户牺牲了流动性,给予了基金经理更多的信任,这只产品也以相对(我自己管理的其他几只开放式基金)更好的业绩表现去回报了投资者。

  今年我还管理了一只新产品——博时产业新趋势,这只新基金偏绝对收益,基金的运作仍然是一个类似构建安全垫方式的建仓策略。我们坚持了长期组合稳健建仓的策略节奏,坚持在投资里很多时候“慢就是快”,我希望能够谨慎建仓,先让投资者不要亏钱、然后再有机会长期稳定的赚钱。

  3、作为公募基金经理,需要让投资者更透彻地了解你的风格。如果你给自己做个风格画像,你会如何定义你自己?

  蔡滨:专注权益,成长性投资,80%都是自下而上的策略,配置比例稳健,换手率中性,风险偏好较低,产品业绩短期爆发力不强、但长期表现不错。

  从我对自己投资风格的总结来看,大概三个方面:

  一个是持仓特点,我基本上就是专注于权益,主要是做成长性投资。持仓的板块和行业配置, 80%都是自下而上精选策略;配置特征是比较稳健的,最主要的配置在周期、消费和制造板块上,但我的整体行业配置其实是比较分散和均衡的,并不会把单一个行业或单一个板块买的特别多,最多也不大会超过20%,单一行业的净值占比相对行业平均值来说偏低一点的;仓位上,因为几个产品都是灵活配置型,所以比较灵活,另外也由于我的整体风险偏好较低,结合这几年的市场,大部分时候权益仓位维持在50-80%之间。

  第二是投资行为特点。我的换手率应该不算高,但也不算低吧,大概行业平均数。这是个结果,归因角度,因为主要做成长性投资,会比较追求个股的风险收益比。简单的理解,一个是股票贵了我是会卖掉的,不会因为它好,就一直拿着。因为A股市场波动比较大,我们会适时兑现收益,这会带来一部分换手率;另外我们也会控制风险,如果我们看错了,不管是涨跌,也是要卖掉的,会带来一些换手率;我的持仓集中度偏高,风险偏好比较低;比较重视风险收益比,比较注重回撤控制。

  第三个是能力特点。大类资产配置不是我擅长的。我基本上不做债,所以不会在债和权益或者其他商品上去切换。事实上我也觉得股票市场长期会是大类资产配置里里面最好的,而且我们也没有什么太多对冲的工具,所以我就是专注在股票市场。行业上,我可能看制造业多一些,在产业升级这个角度选股能力跟折射能力上面可能强一些,从组合数据量化复盘来看,基本上主要收益都是由阿尔法来贡献的,不是行业轮动、也不是择时贡献。所以我可能最主要的能力体现在选股上。择时虽然也会做,但不一定能做的对,所以我尽量减少择时。

  最后,从我管理的这些产品业绩角度,一个共同特点是,短期爆发力可能不会特别强,但是长期会表现相对比较稳健。我在震荡市里面可能会表现会更好一些,熊市可能会比市场跌的少,牛市可能最多也就跟上市场,至少过去几年的数据来看是这样。

  4、从2015年初到现在,请分享你的投资心路历程。

  蔡滨:从为相信买单,到为相信坚守。投资是个总结反思的过程。

  投资说到底,就是为相信买单。而投资和运作管理一只基金,需要为相信坚守。

  坚守我们的相信,是因为我们相信的那些东西仍然在进程当中,它们还在,甚至还在不断的发展和完善——相信产业发展趋势的力量,相信企业家精神,相信市场是长期有效的,相信时间的价值。

  投资是个总结反思的过程。我觉得投资中最重要的反思,是反思投资的初衷。我们的初衷其实很简单,就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为客户理好财。如果初衷没有变,剩下的就都在方法层面、战术层面,这些都是能够及时调整的。

  很感激选择了我和我管理的产品的投资人,我会关注跟投资者保持良好的沟通。我自己风格偏稳健,偏追求长期收益的确定性,我会期望我的投资人也是偏稳健的,不是以博取市场短期收益为目标。

  我们也很有信心去坚守我们的“四个相信”。不止于此,我们还相信市场会变得更加成熟,我们自己的投资框架和能力边界会不断拓展和完善,我们能一起坚持价值投资、长期投资、理性投资。

  (基金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附:蔡滨管理的公募产品相关情况及业绩走势图(数据来源:博时基金、wind、银河证券,截至2020821)

博时基金蔡滨:为相信坚守

(文章来源:新华网

(原标题:博时基金蔡滨:为相信坚守)

(责任编辑:DF207)

文章标题: 博时基金蔡滨:为相信坚守
本文链接:http://www.wassssz.cn/997.html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