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前首富的“中年危机”

东莞前首富的“中年危机”

作者 宋冠宇

来源 野马财经

东莞从不缺故事,何思模的经历算一个。

小时候,他靠摘桑叶、捡牛赚学费;年轻时,为了创业曾捡过垃圾;人到中年,公司上市,他和公司一起迎来高光时刻,登上富豪榜。

然而近年来,屋漏偏逢连夜雨,何思模及其公司接连遭遇吃罚单、变失信人、业绩差、忙易主……

净利下滑、易主在即

2020年8月20日,易事特(300376.SZ)公告了半年报,上半年易事特实现营收20.23亿元,同比增长23.65%,但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86亿元,同比下滑高达30.95%。基本每股盈利0.08元,同比下降33.33%。

对此,易事特表示,营业成本的攀高,主要是增加的高端电源、5G通讯、数据中心及集成业务带来了对应的收入增加,进而相应成本增加所致,另收入与成本增长比例不同步系毛利率较低的数据中心集成业务增加所致。

从股价来看,经历过2017年16.39元/股的高峰后,易事特一路下滑,截至2020年8月21日收盘,股价为5.15元/股。

东莞前首富的“中年危机”

图片来源:东方财富

值得关注的是,就在半年报发布的前一天,易事特称公司目前已处于无实控人状态。

8月19日,易事特发布公告表示,控股股东扬州东方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东方集团”)及实控人何思模,将公司18%的股份转让给了广东恒锐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广东恒锐”)的通知,同时不可撤销地放弃了剩余股份的表决权。

就此,上市公司将变为无实际控制人、无控股股东状态。

本次股权转让可追溯到2019年9月。彼时,广东恒锐股东广东恒建欲拿下易事特34.9%以上股份,相比此次,原本准备一步到位入主上市公司。

实际上这并不是易事特第一次试图“卖身”。早在2018年11月,珠海华发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发集团“)也曾与东方集团、何思模签署过《股权收购框架协议》,不过最终花落广东恒锐。

野马财经发现,本次合作协议交易价格是4.43元/股,而与华发集团的交易价格为5.08元/股,两年时间,缩水了一成多。

何思模为何会选择降价转让呢,这也许和其资金状况有关。

公告显示,安远慧盟科技有限公司、与东方集团有限公司为一致行动人。二者合计质押所持易事特11.57亿股,占总股本比例为49.89%。

易事特也在此前的公告中称,本次交易取得交易对价将主要用于解除股权质押。交易完成后能够纾解易事特的融资压力。

从“穷小子”到“东莞首富”

何思模出身于安徽农村,家境贫寒,经常食不果腹,靠拾牛、摘桑叶赚取学费。16岁那年,参军入伍。复员后,他回到家乡当了一年教师,而后辞职创业。

1989年,何思模和几个朋友一起凑了3000块,承包了扬州的一个电源企业,创立易事特。

创业初期公司缺钱,员工工资一度发不下来,为了买设备、买材料、谈生意,何思模曾捡过垃圾、卖过血、扒过火车。1990年,他的第一个客户出现,860元订单打开了公司困顿局面。

在一步步积累后,靠研发、生产、销售UPS等功率电子装置,公司生存了下来。

为了增强竞争力,易事特还和高校实行产学研合作、设立研发中心,并在2000年在广东东莞塘下镇投资设立了自己生产基地,于2013年将公司总部迁到东莞松山湖科技产业园区易事特工业园。

说起东莞,经济学家张五常曾形容:“东莞是无数种产品皆可制造,而且造得好、造得快、造得便宜的城市。”松山湖被称为东莞的“硅谷”,华为、大疆、大族激光等企业都坐落在松山湖。

东莞对易事特来说,确实是个“福地”。2014年1月27日,易事特在深交所创业板成功挂牌上市,一上市便牛气冲冲,股价一路飙升,从18.4元/股的发行价涨到3月4日68.29元/股的收盘价,一个月时间,股价涨幅达271%。

上市后,何思模的资本扩张之路也就此打开,收购疏勒县盛腾光伏电力有限公司、神木县润湖光伏科技有限公司、沭阳清水河光伏发电有限公司等公司。

此外,2017年11月11日,易事特拟以29亿元现金收购宁波江北宜则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宁波宜则”)100%股权,虽然今年3月宣布终止,但在当时也能看到其进军光伏产业的野心。

一系列“买买买”之后,易事特业务更加多元,覆盖UPS(即:不间断电源)、EPS(即:应急电源)、通信电源、光伏发电系统、智能微电网等产品的研发、制造、销售和服务等。

易事特的扩张使其迎来高光时刻,靠光伏产品和高端电源两架马车拉动,公司业绩大增长,营业收入从2010年的6.01亿元增长到2017年的73.2亿元;归属净利润从2010年的8323万增长至2017年的5.65亿元。

伴随易事特的成功,何思模更是身价暴涨。2014年,他首次登上福布斯富豪榜,当年的财富为46.5亿元。接下来3年,他连续上榜。在福布斯2017华人富豪榜上,何思模以117亿元的资产超越张茵及马鸿家族,一跃成为东莞新首富。

在股权质押和易事特寻求易主之事的背后,是何思模这位前东莞首富的“中年危机”。

中年危机,如何突围?

白手起家,走上人生巅峰的何思模,在53岁那年,遭遇了事业上的“中年危机”。

2018年,何思模吃了个1.28亿元巨额罚单,甚至上了证监会失信人名单。

事件源于一份“公司福利”——员工持股计划。2015年2月,易事特成立员工持股计划,资金来自员工自筹资金及东方集团提供的无息借款。

当年6月29日,公司完成持股计划,以44.14元/股均价购买21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87%,所持股票锁定期为2015年6月29日至2016年6月28日。

持股计划本来是一件让员工共享公司发展红利的好事,却最终成为了何思模牟利的工具。

锁定期解除半年后,2016年11月28日,易事特发布公告,何思模提议,拟以截止2016年12月31日的总股本为基数,向全体股东每10股派发现金股利人民币0.90元(含税);同时以资本公积金向全体股东每10股转增30股。

“高送转”预案一出,公司股价连续五个交易日涨停。在此期间,何思模决策卖出员工持股计划中96.15%的股票,员工持股计划获利约6077万元。此外,何思模还利用他人账户将买入的易事特股票卖出,获利约323万元。这两笔交易,何思模都没有及时披露。

这一行为被证监会认定为何思模通过发布“高送转”预案提案操纵股价,2018年5月,证监会向何思模开出1.28亿的“天价”罚单。其中,违法所得约6400万元,罚款约6400万元。

事情还没有完,被处罚后的何思模,竟然迟迟没有缴纳罚没款。2018年7月2日,其登上证监会第二批资本市场失信人名单。3天后,何思模向证监会足额缴纳罚款1.28亿元,但失信人名号已留。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6月15日,何思模向易事特递交了辞职报告,其子何佳接任了易事特的董事长职务。

除了自身被罚,登上失信人名单外,同样是在2018年,何思模苦心经营30年的易事特业绩触及天花板,并大幅下滑。

2018年全年,易事特实现营收46.52亿元、同比下滑36.43%;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65亿元,同比下滑20.93%;扣非净利润3.95亿元,同比下滑39.06%。

2019年,公司营收继续下滑16.74%至38.73亿元;归属净利润下滑27.08%至4.12亿元。

东莞前首富的“中年危机”

图片来源:同花顺

种种事件叠加,如今,何思模更是打算出售其一手创立的易事特。从东莞首富到东莞前首富,你觉得未来的何思模还能否创造商业奇迹?欢迎在评论区留言。

(来源:野马财经的财富号 2020-08-23 20:16) [点击查看原文]

文章标题: 东莞前首富的“中年危机”
本文链接:http://www.wassssz.cn/816.html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