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首富尹明善82岁再“出山” 能否解开力帆破产的“生死棋局”

原标题:重庆首富尹明善82岁再“出山” 能否解开力帆破产的“生死棋局”

摘要
【重庆首富尹明善82岁再“出山” 能否解开力帆破产的“生死棋局”】2017年3月,重庆首富、“力帆系”公司的缔造者、曾经的掌舵人尹明善宣布退休计划时,用一首诗祝福了力帆的未来,也畅想了自己“退休”后的生活,在这首名为《谢客商》的诗中尹明善写道“力帆妖娆,老尹逍遥。”(大众网)

重庆首富尹明善82岁再“出山” 能否解开力帆破产的“生死棋局”

  2017年3月,重庆首富、“力帆系”公司的缔造者、曾经的掌舵人尹明善宣布退休计划时,用一首诗祝福了力帆的未来,也畅想了自己“退休”后的生活,在这首名为《谢客商》的诗中尹明善写道“力帆妖娆,老尹逍遥。”

  不过处在“风雨飘摇”中的力帆,却没让尹明善过上几天逍遥日子。

重庆首富尹明善82岁再“出山” 能否解开力帆破产的“生死棋局”

  8月11日,重庆力帆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力帆控股)司法重整申请被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受理。而在6月份,力帆控股旗下的上市公司力帆股份(601777)也因一笔56.31万元的债务,被债权人向法院申请司法重整。而力帆股份旗下的10家全资子公司,也被多个债权人以不能清偿到期债务,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法院申请司法重整。

  事实上,“力帆系”所面临的危机早已显现,为此,在2020年5月29日下午召开的力帆股份2019年年度股东大会上,年过八旬的尹明善也不得不再次“出山”,其坦言“一个企业永远都会有困难,但一定要咬牙克服坚持”。

  力帆造车没有做到干一行爱一行

  在82岁高龄还能说出咬牙坚持,尹明善确实有这个底气。毕竟在进入摩托车行业以及此后转战汽车领域时,尹明善已分别是55岁和62岁。而诸多分析认为,正是力帆汽车的失败造成了整个“力帆系”所面临的困境,在重庆当地观察人士、重庆电视台退休记者沈朝辉(化名)看来尹明善犯了忌讳:“没有见好就收,不会审时度势,企业家之大忌也。”

  不过谈到审时度势,尹明善对于进军汽车制造也有过这样一番论断:当一个国家的人均GDP是400美元到1200美元的时候,是摩托车的黄金时代,1200美元之后,那么摩托车的销量就开始下降,被家用轿车取代,当时中国大概是1000美元,也就是摩托车的黄金时代还没有完全结束,但汽车时代已快到来。

  确实如尹明善判断,汽车的时代很快到来,但汽车制造业的玩法却不再是造摩托那一套。不过当时的尹明善还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因为摩托车配件的生产与汽车配件的生产在工艺上差不多,尹明善并不觉得力帆造车是一件异想天开的事,宝马、本田等都是摩托车制造起家,“当年摩托车市场竞争比现在汽车的市场竞争残酷多了,力帆就是在竞争中长大的。”

  2006年,力帆第一款量产车力帆520全球同步上市,标志着力帆正式进军汽车产业。尹明善虽然信心十足,但他也很清楚当时的市场环境,对此其表示:“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农村包围城市。”力帆的“汽车战”确实打得不漂亮,但彼时的汽车产业正处于快速爆发的增量市场,犹如雷军口中“风口上的猪”,靠着“皮尺”造车的企业,也能生存下去,力帆亦是如此。2007年,神似宝马3系的力帆620下线;2008年,神似宝马MINI的力帆320面世;2010年,力帆股份营收67.71亿元,产销乘用车6.9175万辆。不过与其他主机厂相比,力帆的销量只能说是不温不火。

  在重庆多年从事汽车营销的章先生告诉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力帆造车其实无可厚非,但问题是没有做到干一行爱一行。“力帆太醉心于模仿,汽车制造一定是研发为王,虽然目前的头部品牌前期都有模仿的影子,但随着研发投入的扩大,技术的吸收转化,通过研发持续推出符合市场需要的产品,才能赢得先机。没有下功夫进行研发,是力帆落寞的根本原因。”

  醉心于模仿,或是吃了增量市场的红利或是力帆经费确实有限,尹明善曾表示,造车之前钱怎么也花不完,造车之后多少钱都不够花。而钱不够花的尹明善,选择了上市融资。2010年,顶着国内首家登陆A股上市的整车民营企业光环的力帆迎来高光时刻,作为掌舵人的尹明善在这一年身家也超过110亿,上市让力帆的现金流的问题暂时得到了解决。

  咬牙坚持的力帆能否渡过难关

  2010年11月25日,力帆股份上市,发行价14.5元,中投顾问产业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黎雪荣表示:“力帆发行价有些偏高。从力帆的业绩和价值来看是难以支撑这一价格的。”相关分析称力帆乘用车属低端产品,进入市场较晚,面临着国内众多自主品牌的竞争压力,盈利能力能否持续存不确定性。

  商业嗅觉敏锐的尹明善也意识到了这一问题,企图利用新能源,实现弯道超车。虽然尹明善的决心很大,给力帆股份定下了2020年前推出20款纯电和混动产品,新能源累计销量50万台的目标。但在实际操作中,却走了样,2016年力帆股份被曝光存在新能源车骗补,当时共查出力帆股份2395辆新能源车不符合补贴条件,涉及中央财政补助资金1.14亿元,在相关补贴撤销同时,力帆股份被取消2016年中央财政补助资金预拨资格。

  章先生认为,这是力帆自甘堕落,“新能源产销受限,重大利润来源被切断,这是力帆走向没落的直接原因。”据估算,新能源车补占据了力帆股份2015-2018年间累计净利润的90%,没有补贴的力帆股份很快陷入财务危机,力帆股份通过变卖资产才能让财报勉强能看。数据显示,2014年-2019年力帆股份扣非归母净利润,从盈利3.4亿元一路下降到亏损43.95亿元。

  财务出现危机的力帆股份,乘用车产销数据也大幅下降,2019年力帆股份销售燃油汽车22184辆,同比下滑75.84%;新能源汽车3090辆,同比下滑69.6%。这一颓势延续至2020年,今年上半年燃油汽车销量仅为978辆,同比下滑95.29%;新能源累计销量549辆,同比下滑新56.32%。

  8月14日,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来到重庆市渝北区回兴街道力帆汽车重庆清明4S店旗舰店,但是这里已经没有了力帆汽车。4S店展厅里停着吉利牌汽车,院子和后面的修理厂则停满了长安出行的共享汽车。

  “一年前就没卖了,力帆垮了嘛。”4S点的工作人告诉记者,现在该店已经不售卖力帆汽车了,但这里还是会为力帆汽车做售后。“因为力帆垮了,我们为了维持经营,也只有引进其他品牌的车了,同时也与长安出行(共享汽车)合作,帮他们维修营运车辆。”

  “如果有零件就可以修,没有零件的话就没办法了。”该工作人员还说,因为力帆停产了,现在有些零件也停产了,就无法维修。记者在汽车之家网站上发现,该网站论坛里有力帆汽车用户在询问求购一些零部件。

  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汽车企业需要深厚的技术积累以及产品、采购和营销渠道等资源整合能力。如果持续陷入产品难以面世、销量低迷、债务压力加大等问题,在目前的市场条件下,要想翻身难度很大。

  或许是意识到这一问题,2019年,力帆股份宣布对公司业务发展重心进行调整,重新聚焦其赖以起家的摩托车业务。巧合的是,李书福也“重操旧业”,2020年,吉利旗下浙江钱江摩托又与哈雷戴维森达成合作,将在中国推出一款小排量摩托车。但跟吉利的两条腿走路不同,力帆股份此刻只能称得上孤注一掷,在三个月前的力帆股份2019年年度股东大会上,“被迫营业”的尹明善坦言“一个企业永远都会有困难,但一定要咬牙克服坚持”。

  8月10日,位于重庆市北碚区凤栖路的力帆摩托车以及摩托车发动机生产厂区依然热火朝天,该厂的多位工人告诉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目前力帆摩托车和摩托车发动机均在正常生产,据一位在该厂工作了七八年的工人介绍,最近一直在加班,之前以为会受到疫情影响,没想到现在会这么忙。“现在每个月的工资都是照常发放,不存在拖欠。”但数据显示,今年1至6月,力帆摩托车累计产量22.4万辆,同比下降24.09%;累计销量21.35万辆,同比下降29.03%。力帆能否咬牙坚持下去,目前仍是未知。

  “尹老爷子就算复出也改变不了现在的局面。”重庆当地一位接近力帆管理层的人士在接受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不管是技术上还是制度上,力帆的落后都是全方位的,崩盘是系统性的,并不是因为企业某一个单一原因就能造成如今的局面。

  半个月前,尹明善将自己“退休”后的随笔集结成册,以《芭蕉飕飕:尹明善随笔集》为名出版,该书名与南宋词人吴文英所作的《唐多令·惜别》有关。吴文英一生未第,游幕终身,而这首词抒发了吴文英飘泊生涯中的失意情怀,词中写道:何处合成愁?离人心上秋。纵芭蕉不雨也飕飕。

(文章来源:大众网)

(责任编辑:DF532)

文章标题: 重庆首富尹明善82岁再“出山” 能否解开力帆破产的“生死棋局”
本文链接:http://www.wassssz.cn/470.html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