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民间借贷利率新规定:喝茶的“清福”

原标题:也谈民间借贷利率新规定:喝茶的“清福”

  鲁迅在1933年10月写过一篇名为《喝茶》的小文,大致是乘着公司降价,鲁迅买了二两好茶叶,首次泡茶担心茶水冷得快,就用棉袄包起来,没想到好茶和粗茶在味道、色泽上相差无几;后用盖碗泡茶,果然“色清而味甘,微香而小苦,确是好茶叶。”

  但要品到好茶还需要其他条件,“须在静坐无为的时候”,如果忙碌或急需解渴时,好茶的味道又和粗茶差不多了。由此鲁迅感叹,有好茶喝,会喝好茶,是一种“清福”,要品到好茶,首先要有“工夫”,更要“细腻敏锐的感觉”。

  正如人在需要用钱时,能到更便宜的钱,又何尝不是一种“清福”?但要享受到这种“清福”所需要的条件显然远远高于一杯好茶。

  8月20日,最高法发布新修订的《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修改了26处。其中第二十处修改是关于贷款利率的,引起了市场热烈的讨论。

  新修订的《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将第二十六条修改为:“出借人请求借款人按照合同约定利率支付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但是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合同成立时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四倍的除外。前款所称‘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是指中国人民银行授权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自2019年8月20日起每月发布的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

  当日,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副部级专职委员贺小荣在最高法的发布会上表示,以中国人民银行授权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每月20日发布的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的4倍为标准确定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取代原《规定》中“以24%和36%为基准的两线三区”的规定,大幅度降低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促进民间借贷利率逐步与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实际水平相适应。以2020年7月20日发布的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3.85%的4倍计算为例,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为15.4%,相较于过去的24%和36%有较大幅度的下降。

  根据新修订的《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本规定所称的民间借贷,是指自然人、法人和非法人组织之间进行资金融通的行为。经金融监管部门批准设立的从事贷款业务的金融机构及其分支机构,因发放贷款等相关金融业务引发的纠纷,不适用本规定。”

  因此,银行业金融机构、经银保监会批准设立并履行监管职责的信托公司、财务公司、金融租赁公司、汽车金融公司、消费金融公司及货币经纪公司等金融机构均不适用新修订的《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

  小额贷款公司是经金融主管部门批准设立的,获取贷款发放的资格,但其性质并不是金融机构。这类机构也恰恰是当前民间借贷的主体。

  7月24日,中国人民银行官网发布称,截至2020年6月末,全国共有小额贷款公司7333家。显然,这7000余家的小额贷款公司,是参与民间借贷业务的机构,而互联网小贷,如蚂蚁、京东、苏宁、小米、度小满、360金融等公司旗下的互联网小贷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据资产证券化分析网数据显示,从今年初到7月末,个人消费贷款类ABS处于存续期的多家机构中,蚂蚁、京东、苏宁、小米、度小满、360金融等公司等机构发行量达490.7亿元,在个人消费贷款类ABS发行总量(629.17亿元)中占比78%。其中,蚂蚁发行10单,发行量为160亿元(蚂蚁小贷发行9单,发行金额150亿;阿里小贷发行1单,发行金额10亿),京东发行17单,发行量为220亿元。2019年,蚂蚁ABS发行56单,发行金额1178亿元;京东ABS发行30单,发行金额365亿。

  为何民间借贷如此繁荣?

  与银行、消费金融公司定位于服务相对中高收入客群不同,民间借贷普遍选择低收入群体作为服务对象。据蚂蚁小贷此前发行的ABS数据显示,蚂蚁借呗债务人年龄主要集中在25岁至35岁之间,占比达六成左右,人均贷款3000至9000左右,平均额度较小,资产较为分散。

  据国家统计局5月15日数据,2019年全国城镇非私营单位和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分别为90501元和53604元,全国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平均月工资为4467元,最低的行业农林牧渔就业人员平均工资为3147元。

  中国银行业协会发布的《中国消费金融公司发展报告2020》指出,消费金融公司已经向低于全国平均收入最低标准的那部分行业从业者提供了金融服务,而民间金融的客户选择更为下沉。

  该报告同时指出,各类互联网机构充分利用其大流量的优势,尤其是其年轻客户为主的客群特征与消费金融主体客群天然重叠的优势,纷纷开展互联网消费金融业务,消费金融的供给规模仍将继续扩张。

  麦肯锡的研究报告显示,二十、三十多岁的年轻消费者群体是中国消费增长的主要动力。

  当前年轻消费者群体大消费欲望与有限可支配收入之间的矛盾仍需民间借贷来缓解。 从现实消费金融市场发展来看,年轻消费者群体对实际利率的反应相对不敏感,比如,他们会借更多的钱购买更多产品,比如,新款苹果手机,新款美妆产品,背后则源于他们有信心偿还贷款。相比于未来,他们更倾向于现在花掉这笔钱。

  当前消费金融行业整体仍处于风险释放期,叠加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大多数信用卡中心都强化风险管理,优化客群结构,严守风险底线,狠抓资产结构优化调整,持续强化贷前、贷中、贷后联动风险管控体系。

  另一方面,对于互联网消费借贷平台,里昂证券认为流量、资金成本与风控是公司成功与否的三驾马车。流量角度,背靠互联网大厂的平台更容易锁定优势,更大流量意味着收获高质量借款人群。资金成本角度,大平台的议价能力将为平台赢取更大的市场份额与更高的资产质量。而风控水平,对所有消费金融机构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一环。

  实际上,信用卡中心强化风险管理是基于对消费金融市场风险的清醒认识和敬畏。

  6月9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2020年第一季度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显示,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918.75亿元,占信用卡应偿信贷余额的1.27%。另有多家上市银行披露一季报信用卡不良双升。

  6月29日,银保监会官网发布的《中国银保监会消保局关于合理使用信用卡的消费提示》指出,中国银保监会消费者权益保护局发布2020年第四号风险提示提醒消费者:应正确认识信用卡功能,合理使用信用卡,树立科学消费观念,理性消费、适度透支。消费者应当正确认识信用卡功能,理性透支消费,合理发挥信用卡等消费类贷款工具的消费支持作用。

  实践证明,金融监管与市场的努力是有效的,信用卡行业风险已在降低。据8月20日央行发布的《2020年第二季度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显示,截至二季度末,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854.28亿元,环比下降 7.02%,占信用卡应偿信贷余额的1.14%。

  至少从目前来看,年轻消费者群体仍有足够的理由敢于借贷消费。背后更多原因基于对可支配收入及预期收入的乐观。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上半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5666元,比上年同期名义增长2.4%,扣除价格因素,实际下降1.3%。

  另一方面,就业形势也在向好。7月16日,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国民经济综合统计司司长刘爱华表示,上半年,全国城镇新增就业人员564万人,完成全年目标任务的62.7%。6月份,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为5.7%,比5月份下降0.2个百分点;其中25-59岁群体人口调查失业率为5.2%,低于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0.5个百分点,比5月份下降0.2个百分点。

  目前,新修订的《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并未涉及银行、消费金融公司等金融机构的贷款利率,现在小贷公司的利率已降至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四倍,市场人士认为,作为有资金、牌照等优势等银行、消费金融公司利率也将会进一步调整。

  未来市场会如何?时间会给出答案。但,这需要足够的“工夫”和“细腻锐敏的感觉”。

(文章来源:经济观察网)

(责任编辑:DF537)

文章标题: 也谈民间借贷利率新规定:喝茶的“清福”
本文链接:http://www.wassssz.cn/207.html

Read More